[美丽的西双版纳教案]獐子岛涉嫌造假 若追溯调整2016年财报将触及退市风险!

时间:2019-07-11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拿破仑身高

  财联社(长沙,记者 李拥军)讯,7月10日晚间公告的证监会一纸《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大概率将给獐子岛(002069.SZ) “扇贝跑了”系列闹剧加上“剧终”两字。

  证监会历时17个月的调查之后,拟对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信披不实和信披不及时等事项,给予公司和相关责任人警告、罚款及市场禁入处分。

  将面临终身市场禁入危机的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今日表示,公司和管理层都将准备进行申辩。值得注意的是,若最终申辩意见不被采纳,则意味着獐子岛2016年将由盈转亏,公司将面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连续3年业绩亏损”而引发退市的风险。

  涉嫌三项违法

  “扇贝跑了”剧情起于2014年。当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因遭到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獐子岛扇贝“突然跑了”震惊。受此影响,公司2014年巨亏11.89亿元。

  此后,“扇贝跑了”又上演了2.0版本。2018年1月31日,獐子岛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业绩由盈利0.9亿元至1.1亿元,变为亏损5.3亿至7.2亿元。最终,2017年年报,獐子岛业绩亏损7.23亿元。

  一再上演的“扇贝跑了”,监管机构显然无法坐视。2018年2月,证监会宣布对獐子岛涉嫌信披违规展开调查。17个月后,今年7月9日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认定,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控存在重大缺陷、披露文件涉嫌虚假记载、信息披露不及时。

  证监会查明,獐子岛公司及吴厚刚等人涉嫌违法的事实主要有三项。一是涉嫌财务造假,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证监会认定,通过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獐子岛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资产13114.77万元,虚增利润13114.77万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2016年度报告中利润总额为8292.53万元,净利润为7571.45万元。追溯调整后2016年业绩由盈转亏,利润总额为-4822.23万元,净利润为-5543.31万元。

  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受虚增营业成本、虚增营业外支出和虚增资产减值损失情况,导致全年虚减利润27865.09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2017年业绩仍为亏损。

  其次,公司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严重失实;

  第三,管理层知道2017年全年业绩与预期存在较大差距情况下,未及时披露修正公告,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对董事长拟终身市场禁入

  针对獐子岛及相关责任人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证监会拟决定: 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 60 万元罚款;对董事长吴厚刚在内的24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及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的罚款。

  此外,告知书显示,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董事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和董秘孙福君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拟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采取10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 5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证券律师彭君表示,证监会对獐子岛和相关责任人的处罚措施来看,其财务造假等行为性质严重,因此采取了法律规定的顶格处罚。上述受罚高管,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獐子岛在昨日公告中称,告知书认定的事实尚未触及重大违法导致强制退市情形。公司和相关责任人对上述相关拟处罚措施进行陈述、申辩和听证。

  今日,吴厚刚再次向媒体表示,公司及相关人员将根据行业特性、公司成本结转的合理依据以及船舶航迹适用性等相关情况实事求是地进行陈述,申辩和听证,争取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申辩材料正在准备中。獐子岛所在的长海县和獐子岛镇两级政府,也分别成立了维稳应对领导小组。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今日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证监会行政处罚“是不包括退市的”,拟采取的警告、罚款和禁入等措施已经是“顶格处罚”。至于退市与否,是由所严格按照《》和《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来执行。他个人认为应当对失信企业采取零容忍态度。

  2016年若追溯调整则触及退市

  处罚结果尚未出台之前,吴厚刚在本月初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对獐子岛“股民赔钱”有过一次道歉。

  吴厚刚的獐子岛集团总部和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会址相距甚近。今年7月1日,留着长发,已是连续12年参会的吴厚刚谈到獐子岛让“股民亏钱了”时表示道歉:“赔钱对不起股民,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

  吴厚刚对股民道歉后也称“股民选择了海洋产业,就是选择了风险陪伴”,表示在海洋牧场中,扇贝的死亡“天天在发生”,要敬畏“自然的风险”。

  不过,吴厚刚的道歉及甩锅给“自然的风险”,引发反弹,有网友直接回怼“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如今,证监会的调查,部分佐证了坊间此前的观点,獐子岛“扇贝跑了”显然更多源于人为因素。

  值得关注的是,獐子岛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亏损11.95亿元和2.45亿元导致ST。证监会现认定其2016年涉嫌虚增利润1.31亿元,追溯调整后2016年业绩也将由盈转为亏损4822.23万元。此外,2017年獐子岛也亏损了7.26亿元。如此,獐子岛在2014年至2017年连续4年均为亏损,且亏损总额为22.14亿元。

  一位人士和一位上市公司前董秘均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如果证监会最终认定獐子岛2016年财务数据造假,则需要追溯调整。如果獐子岛追溯调整之后的2016年业绩为负,则触及“连续三年亏损引发退市”的风险。

  7月11日,财联社记者致电獐子岛,公司的投资者电话无人接听。记者拨打吴厚刚本人手机,亦未接电话,发去采访短信截至发稿亦未回复。当天,獐子岛以3.29元/股报收,跌幅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