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宥拉 百度百科]英孚砸招牌 外教市场谁来管

时间:2019-07-11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青岛顺丰快递

  “英孚教育徐州中心数名外教因吸毒被抓”,7月9日,这条消息迅速引爆舆论。7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详细问询了英孚教育公关部,对方表示公司将全力配合警方调查,此外,鲜少在公开场合向媒体透露其开放加盟业务的英孚教育也意外地确认,徐州中心为英孚教育旗下加盟店。据悉,英孚的外教由总部统一派往各加盟店和直营店,而此次案件也意味着英孚的外教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漏洞。更重要的是,英孚徐州中心案件折射出来的不仅是英孚一家的问题,更是英语培训行业里的外教管理之痛。

  毒吸

  7月9日晚间,徐州市公安局泉州分局发布警方通告,通告称警方成功破获一起涉毒案件,截至目前共抓获涉毒人员19人,其中16人为外籍人员(有7人为某教育机构外教,另9人为学生),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了解到,这7名外教均属于英孚教育徐州中心的外教,同时徐州中心为英孚教育的加盟商,该中心成立于1997年,目前已有5个校区。公开资料显示,英孚教育在瑞典创立,全球总部位于瑞士,并在多个国家拥有众多学校、培训中心和办公室。

  虽说外教吸毒属于私人行为,但这对于一向注重口碑的英孚教育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7月9日晚10点,英孚教育公关部工作人员回应称,已开展内部调查,如情况属实,将积极协助警方,并立即对涉案教师进行停职。随后,英孚教育公关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目前正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徐州英孚青少儿英语的4家中心正常运营,学生的课程安排未受到影响。公司对任何违规违法行为采取零容忍,绝对禁止员工拥有或服用受禁受控药品及毒品,一经发现将立即终止其劳务合同。

  据官网描述,英孚教育绝大部分外籍培训教师来自英语母语国家,具备TEFL或其他专业资格证书,接受过严格面试、全面培训,掌握专业的教学方法。英孚教育公关部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公司对外教资质一直有非常严格的筛选标准。针对加盟商的外教资质审查标准和英孚教育对于加盟商的管控涉及哪些方面,截至发稿,记者还没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一直走着稳步扩张之路的英孚教育开放了加盟业务。从多家加盟网站上均可以看到加盟英孚教育的推广信息。以“招商网络网”为例,广州英培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作为英孚教育的招商主体,对于加盟商的招募标准是合作期限要达到10-15年,场地面积需求在450-550O之间。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加盟英孚教育的启动资金大概在20万-50万元不等,具体得看加盟商所在的区域。可见,英孚教育在跑马圈地的同时,加盟业务也给品牌带来了潜在风险,此次“后院起火”无疑给英孚教育的扩张版图留下了污点。

  供需

  外教丑闻似乎并不新鲜。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此前便有国际学校被曝外教吸毒,而外教无证教学、伪造外教证书等事件也曾被曝出。近年来,在政策和资本的助推下,少儿语培市场迎来爆发期,但随之而来的便是外教供需失衡问题。

  有资深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外教市场是严重的供小于求的状态,青少儿语培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家长需求及焦虑都给“外教”营造了市场土壤。外国人到中国最简单的谋生方式就是教语言,但扣除在国际学校中任职的外籍教师,在市场上有资格教授英语语言的“真外教”也就1%,不超10万人。

  有业内人士表示,大量培训机构急缺外教,甚至希望“外教下周就能来上岗”,但招聘、雇佣合法外教,从签约到来华工作,至少需要经历4个月以上的时间。而为了减少成本,聘用不符合规定的外教似乎成为行业的“潜规则”。“很多机构雇佣无证、在华留学生或来华旅游探亲的外国人进行教学,必然会引发教学质量、管理问题,”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

  根据国家部门相关规定,在华外教需满足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年龄在18到60周岁,获得学士及以上学位和两年及以上的相关工作经历,从事语言教学的外教,应持有教师资格证书或国际通行的语言教学资格证书等。同时,必须是具有聘请外教资质的机构方可聘请外教;需要签劳务合同,办理外国人工作签证、外国专家证;每年都必须重新办理;外教离开原单位到新单位也必须重新办理。

  管控

  对于外教市场乱象,政府管理在不断趋严。据悉,全国已开始统一实施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并对来华工作外国人实施分类管理。人社部修订了《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对包括外籍教师在内的外国人在中国就业提出了基本要求。

  USKid中美双师学堂事业部总裁翟少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师资是(少儿)语培机构最核心的内容之一,而“真正的外教”和“能说英语的外国人”是师资选择的最关键内容。对于外教的聘请我国的规定是非常严格的,并会越来越严格,而语培机构该对外教的学历证、(外国)教师资格证和ESL证(有资格教授母语为非英语人群)三证做出严格规定。

  “外教质量低、夸大包装外教甚至是假外教等外教乱象已经是一个老问题了,要解决这一问题,一方面必须加强监管,严格落实有关外教聘用、管理规定,另一方面则需消除盲目的‘外教崇拜’,不要见到洋面孔的外籍人士就视为外教,就是在接受国际化教育。”熊丙奇表示。

  同时,熊丙奇认为,监管之外,还需要扭转我国一些教育机构、家长对待外教的盲目追捧心态。培训机构为迎合家长,以外教为卖点来招揽生源,还有一些机构看到其中的商机,为外籍人士编造假的工作经历,运作其与某机构签订假的劳动合同,骗取工作签证、办理外国专家证等。盲目的“外教崇拜”,会让一些素质不高甚至在国外劣迹斑斑难以谋生的外籍人士在我国获得赚钱的良机。

  此外,有观点认为,相关政策仍有待完善的地方。国家对真正拥有专业技术和教学技能的外籍教师缺乏平台认证和长期监督,导致部分培训机构随意编造和夸大外籍人士人生经历或者教学经验,以及外教资质认证机构数量严重不足。在《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规定的外籍专家需要通过的认证考试中,TESOL证书的授权机构只有南方部分省市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