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自我鉴定]红宇新材预计上半年扭亏为盈 资本运作或箭在弦上

时间:2019-07-10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running man e73

本报记者何文英

7月10日,红宇新材公布上半年。公告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550万元至750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

公司表示业绩变动的原因是:报告期内通过盘活资产,使资产收益率提高;加强内部管理,控制成本及费用;加强应收账款的回收,减少坏账准备的计提。

值得一提的是,自湘晖系入主红宇新材以来,公司董事会成员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原创始人兼董事长朱红玉已经从新董事会中淡出,但其仍在子公司担任要职,并负责目前的主业运营。

更值得关注的是,新入主的掌门人――湘晖系卢建之资金面似是存在一些问题,其所持的2.25亿元股权已被冻结,解冻日期为2021年。

源于股权质押危机的城下之盟

2019年2月份,红宇新材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与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湖南信托”)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

湖南信托受长沙份有限公司、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五方委托,向朱红玉提供首批信托资金借款3.75亿元。

随后,红宇新材公告称,公司控制权拟变更。3月6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玉之子)与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建湘晖鸿”)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协议约定,朱红玉、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1.16亿股红宇新材股票(占总股本26.17%)所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行使。

同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专(朱红玉之兄)又与建湘晖鸿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建湘晖鸿可以实际支配的红宇新材表决权股份达到1.22亿股,占总股本的27.57%。此次权益变动后,建湘晖鸿成为红宇新材控股股东,卢建之成为实际控制人。

上述城下之盟的签订源于实控人的股权质押危机。2018年10月29日,朱红玉所持的红宇新材99.99%的股份被质押,只有78股未质押。红宇新材当时公告称:“虽未触及平仓线,但不排除后续存在触发平仓风险的可能”。

而即便在获得委托贷款资金后,朱红玉、朱明楚的股权质押危机也只是暂告一段落。最新一季报显示,朱红玉、朱明楚合计所持有的26.17%的股份仍处于全部质押状态。

据知情人士透露:“朱红玉对一手创立的公司有很深厚的感情,即便在出现股权质押危机时仍不想放手以致错过了一些好的机会。”

上述说法有据可循,在实际控制人易主的情况下,朱红玉仍在红宇新材子公司“打工”也侧面印证了其对胼手胝足创立出的上市公司的情深义重。

卢建之2.25亿元股权被冻结

4月11日,刚签订协议不久的湘晖系即发起董事会换届选举,并在新董事会中获得4名非独立董事席位。这意味着,未持一股的湘晖系正式掌控红宇新材。

湘晖系掌门人卢建之,湖南益阳人,有媒体报道其为德隆系遗脉。天眼查显示,卢建之实际控制的企业有45家,涉及、环保、股权投资等多个领域。其中,湖南华民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民资本”)是其重要运作平台,卢建之持股比例为90%。

湘晖系以及卢建之在湖南上亦是广为人知。此前,卢建之曾使得以财务造假欺诈发行而濒临退市的万福生科(现“佳沃股份”)起死回生。2014年,卢建之通过旗下公司获得万福生科实际控制权。2016年,再将万福生科卖给联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团。

如今,卢建之在红宇新材上故技重施,以委托借款的方式绕过“不能借壳”的监管红线。按照卢建之的作风,红宇新材下一步资本运作或是箭在弦上。

朱红玉在换届选举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透露的相关信息颇是耐人寻味。她表示:“公司需要找一些好的行业介入,不过具体怎么操作,那就是新董事会的事了。”

不过,卢建之的资金面似乎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天眼查显示,卢建之价值2.25亿元的股权被河北省高级入民法院冻结,解冻期限为2021年6月20日。同时,华民资本旗下子公司湖南德江南现代商贸城实业有限公司也已进入破产重组期。

(编辑上官梦露)